Baidu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休寧文苑 >> 瀏覽文章
報刊:一個人,一座村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吳孫民 文/圖  日期:2019年11月05日  閱讀:

報刊:一個人,一座村

鄉村是一個充滿詩意的地方,炊煙裊裊,小橋流水,綠樹成蔭,鳥語花香,還有彎曲的山路……因此,對于每一個鄉村游子來說,鄉村那頭依舊是一片凈土,有割舍不下的情結,是內心深處無比牽掛神往的地方。

我從小在深山里長大,自然對養育我的大山有著濃濃的依戀。于是,但凡周末一有時間,總喜歡鉆進自然幽靜的大山里, 找尋藏在深山古村落里的鄉愁。秋濃之際,我又開啟了行走徽州的新征程,深入徽州大山,走進了休寧縣西部溪口古鎮花橋村進行實地探訪。

那天,在花橋村支書葉劍彬先生的帶領下,就直奔村里下轄的一個高山村民組白石坑。原因很簡單,那是一個從未被打擾的古村落,17余戶人家的山村,目前僅剩唯一的年邁老人常年孤守著一座村莊,這也是我此行所關注的焦點。

白石坑村距離花橋約有2公里路程,全是崎嶇蜿蜒山道,笨重石塊堆砌成階梯狀的坡面,兩旁長滿雜草的一段土路,路面不寬,踩上去倒也穩實。白石坑村在徽州五千古村落當中,屬于微縮版村落。村莊不大,況且人口也不多,17戶人家才近70人,現保留戶籍的只有56人。村里大部分以汪姓為主,詹姓及吳姓占據少數。據村民汪新根介紹,他們汪氏始遷祖早年從婺源汪口遷過來。

今年60歲的汪新根,是白石坑村里的一名竹編手藝人,2008年就從山上搬到山腳下花橋村居住了。白石坑不屬于高山地質災害點,那么為什么要舉村外遷?汪新根言語間一席話卻道破了緣由。他認為,這里位居高山,交通偏僻、信息閉塞制約著村民的勞動生產力發展重要瓶頸,比如,看病就醫、孩子讀書求學。年輕人如果長期居住在一個還要依靠肩挑背擔的山頭上生活,估計連娶媳婦都會成問題。2016年,伴隨著詹博武、汪新福父子倆最后搬出白石坑村,至此該村99%的村民都遷徙到山下居住了,他們有的在山腳下的花橋村里建起粉墻黛瓦徽派民居,有的為了孩子的讀書上學及就業,都選擇前往溪口鎮上或縣城里購置房屋。目前,村內大部分房屋都被閑置,可以說是漸成“無人村”。即便一些村民回家,也只是在春季春筍開挖和春茶采摘時,才偶爾進山,像汪新根這樣的鄉村手藝人,偶爾白天爬上山來到老房子里代加工一些竹制半成品出售,也純粹是維持生存貼補家用之道。除此之外,全村僅有一位68歲的吳高祥還居住在這座百年的古村落。

深秋的徽州,丹楓似火,草深果黃,鑲嵌在約莫海拔400多米苦竹尖高山之腰的白石坑,古樸而靜默。房前屋后的柿子樹上,果實掛滿,金燦燦,紅彤彤,沒有人來采摘,任由鳥雀啄食。黑白相間的磚木結構的老房,周圍已是雜草叢生,漸漸遠去的山民已似乎逐漸使這片鄉土被時光所遺忘。

吳高祥老人原籍是休寧溪口鎮和村人,11歲時因為家庭貧困所迫,從幾十里外的村莊被抱養到這里長大,與養父一起生活。十年前,伴隨著養父及養父另一個兒子的相繼去世,吳高祥老人獨居這幢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磚瓦結構房屋好多年了。吳高祥老人身患殘疾,從小因小兒麻痹癥所致,至今未成家立業。但吳高祥老人身殘志堅,吃苦耐勞,年輕時候就游走四方,去休寧各地上門幫工來養活家庭,養父去世后,才回到家中操持家業。

在農村,吳高祥應該算是步入高齡梯隊了,但他性情爽朗、思維敏捷,談笑間不失幽默。為人也非常勤快,在他家中,我們看到堂前屋后料理得干干凈凈、井井有條。吳高祥老人自理與獨立能力相當強,每天除了在自己家門口種點蔬菜外,還養了一頭牛。白石坑與木梨硔同屬苦竹尖一座山脈,兩地之間距離較近,從白石坑徒步到木梨硔村,步行只需40分鐘。這些年,木梨硔村鄉村旅游異常火爆,吳高祥老人還經常翻山越嶺挑著一些自己種植的瓜果蔬菜帶到木梨硔售賣,補貼家用。

吳高祥是鎮里的主要特困供養貧困戶精準扶貧對象,每月能享受到國家政策發放的五保戶的各種補助。前些年,考慮到吳高祥老人身體出行不便原因,鎮里還特地在原花橋村小學內給他安排一間住房。可吳高祥卻深感故土難離,草木情深,又重返老房子居住。吃水不忘挖井人,吳高祥老人言語表達雖很質樸,但是對黨和政府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有驢友到村里來訪問,便逢人必夸黨的政策好。

夕陽余暉,雖不耀眼,仍絢爛精彩。群山環抱的白石坑,裊裊炊煙,青林翠竹相襯,五色交輝融于自然之中,恬靜雅致村莊,甚是清閑。吳高祥依舊像往常一樣依偎著自己那座村莊,享受著那份不溫不火的生活。

上一篇:聆聽初心故事 感悟使命擔當
下一篇:沒有了
篮球裁判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