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休寧文苑 >> 瀏覽文章
老之將至,耳鳴來伴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程 維  日期:2019年10月22日  閱讀:

在預期中,在期待中,不日我將感懷滿腹而又從從容容地邁進花甲之門。

有時跟人聊天談起自己已經虛齡六十,剩下的上班時日已經屈指可數——耳邊常常是悅耳之言:“啊?……真看不出來,真看不出來!真不像,真不像!”

“不像”有什么用呢?出生年份擺在那兒;照照鏡子,真挺“像”的:雖說白發極少額紋不深,但側過臉來——老人斑都不少了!走起路來,還算能步履輕快;但要跑幾步,就再也輕快不起來了……

至于經常丟三落四——誠如我上半年那篇《冬去春來》里所描述的那樣,尷尬常有,煩惱常生……

非常怕見到過去的學生——近幾屆畢業的,沒幾個叫得出名字;十多年前的,倒還能記得一些;二三十年前的,則記得很多——模樣、姓名、特點、家庭……清清楚楚。

今年下半年以來,又添上了一份新“堵”——耳鳴前來“相伴”了。

不過這耳鳴,說來也有些年份了——大概在十幾年前,我就感覺到左耳聽力明顯要比右耳差些。不過兩耳的“綜合”聽力還可以,我也就沒放在心上。然而到了今年中秋邊,這左耳耳鳴似乎一夜之間厲害起來了:總覺得左耳“不通”,耳邊始終“嗡嗡”作響。聽人講話,需“一律”用右耳。兩耳“綜合”聽力,有場合之分:在室外要比在室內好;躺在床上要比坐起來時好。上課聽不清發言,開會聽不清講話——尤其是在大家七嘴八舌議論之時。特別難受的,是在回聲較大地方和人聲鼎沸的場合,別人跟我講話一點也聽不清。我覺得需要治療了。

有同事跟我說,有位很出名的中醫醫師跟他很要好——他曾親眼見到過這位醫師以針灸為患者治耳朵,一針扎通。于是我便慕名托他引領前去投醫。我向醫師介紹了導致自己耳鳴的一個可能的原因:小時候身體極差,經常生病。因為青霉素過敏,所以打針只能打鏈霉素……  聽罷介紹、把過脈后,醫師說我耳鳴原因,除了有鏈霉素副作用之外,還有頸椎問題和腎虛問題。“腎受病則耳不能聽”,我聽說過。

在這位醫師的診所里扎了幾天針之后,耳鳴有所改善:左耳基本“通”了,耳邊不再是“嗡嗡”的了,但仍殘存著“嘶嘶”的聲響——不很強,卻也比較明顯。耳朵里還有點“堵”——聽近前的人講話,那聲音好像是遠處傳來的,只是還比較能聽清楚罷了。

這針是否還扎下去呢?“根治”恐怕也難——自己的“老底”自己清楚。再說,鏈霉素的副作用幾十年來一直未曾“光顧”,直到今天方才“兌現”,應該說是很幸運的了——知足吧!

“該來的終歸會來”;“既來之,則安之”——調整一下心態吧:不就這么點耳鳴嗎,也還不算有多少難受。

就在我調好了心態,坦然地“接納”耳鳴的“相伴”之時,一件偶然的事情,竟然使我感覺到耳鳴好像一下子被甩掉了似的!

——國慶節后上班事多,幾乎總是盯著電腦看,忙著敲鍵盤。終于有一天下午感到頭有點昏昏沉沉的,左耳邊持續著瀑布般的聲響,渾身有著說不出的難受——很明顯:頸椎毛病。

下班回家,晚飯也吃得較少,感到有些惡心。飯后,那每天必做的“規定動作”——上濱江路去走一趟,也沒有勁道了。“洗澡睡覺拉倒吧。”拖著腳步上樓時,身后傳來了家里保姆的一聲關照:“頸椎不好,別睡枕頭——我也有過這毛病……”于是,洗好澡上床時,我就去掉了枕頭。躺下約半個小時后,覺得似乎好受多了:不惡心了,頭也不昏了——最好受的,是那左耳邊“嘶嘶”的聲響,幾乎微乎其微了!

——簡直令我大喜過望:看樣子,我這耳鳴,主要原因大概還是頸椎問題。

持續不睡枕頭,只用柔軟的衣物折疊起來墊在頭下,果然左耳一直都不曾難受了。

這真是幸運。

至于這耳鳴以后會怎樣呢?——會不會有一天又加重起來呢?會不會進而不斷遞增呢?

不加重自然為好;萬一又加重了,也不必覺得多么難以接受。

年齡在增大,“機器”在老化;自然規律,不可抗拒。不如坦然接受。

 “老之將至”,需要接受的,真的很多。

比如“后生可畏”——很多事情都是“做得了年輕做不得老”的。要承認年輕人的優勢,要接受年輕人比自己強的現實。因而該放手時要放手,該讓位時要讓位。

比如“機器老化”——隨著年齡的增大,生理機能總是在不斷衰退;身體毛病或不斷增添,或逐步加重。從來極少去醫院的,也少不了要去“光顧”了。

比如“記憶衰退”——往往會因此而給自己的生活帶來種種不便,或使自己一時陷于困境。

比如“失去自由”——“與輪椅相伴,靠別人服侍”,雖然未必是人人“必達之境”,但在如今這樣的情形的確見得多。現在人都能“長壽”,但誰又能保證自己就一定可以“健康長壽”呢?時時事事處處都由不得自己——恐怕相當多的人早晚都有這么一天。

實則“比如”一旦成真,不接受也得接受。與其“敬酒不吃吃罰酒”,倒不如爽爽快快地接納“老之將至”。

更何況,這樣做并不妨礙“老有所為”。相反,倒是能夠促進人們緊緊抓住“將老未老”時光,力求最充分地拓寬“老有所為”的空間;去盡情地“老有所樂”,去盡情地釋放余熱。

應當說,現實中“老有所為”的空間還是挺大的:或服務兒女,或尋點事做;或周游四方,或學點東西……總之不要虛度了光陰。過去有句話: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用今天的話說,就叫作“與時俱進”。這“老有所為”,可以有十幾年、二十年啊。

“事能知足心常愜,人到無求品自高”。常懷知足之心,常處坦然之境,當為所求。 

 “老不必嘆,更不必諱。花有開有謝,樹有榮有枯。”梁實秋先生的話。

老之將至耳鳴來伴——且行且珍惜吧。

上一篇:汪隊長“變”了
下一篇:沒有了
篮球裁判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