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聯系電話:0559-7512861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休寧文苑 >> 瀏覽文章
那年黃村,來者何人?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黃永強  日期:2019年06月18日  閱讀:

那年黃村,來者何人?

黃村小學

1914年暮春的一天,黃開祥和村子里的幾位鄉賢一道,站在黃村進士第前,熱切地引頸眺望。顯然,他們在等候、盼望一個來者。

來者何人呢?1914年在中國近代歷史上是個特殊的年份,這一年,中華革命黨在東京舉行成立大會,孫中山正式出任總理;德國對俄、法、英宣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清王朝已經完全覆滅,袁世凱掌控國家,然而整個中國大地風云際會,暗潮涌動,正醞釀著一場席卷全國的大革命風暴。

此時,位于皖南腹地的休寧縣黃村,依然是寧靜的一方家園。從黃氏二等小學傳出孩子們清脆的讀書聲,讓這個古雅的村落彌漫著書香的味道。黃村原名黃川,公元880年黃巢起義,黃思誠之子黃恭“避兵,遷黃川大塘源即里村,是為黃村始祖”,因“居斯者皆姓黃,又其地多池沼,故名”。俯瞰黃村,整個村子分上門、下門兩部分,相距里許,一道矮矮的山坡遮擋了相互的瞭望,但一脈細細的水流將兩村緊密相連,上門朝東南,下門朝西北,兩個村子猶如處在一個大葫蘆的兩端,陰陽相對,溫暖守望。

而無論上門還是下門,村莊四周綿延著翠綠的一座座青山,像是盛開的蓮花,且每一座山頭,“取山川形狀與物類者得其八號,為黃川八景”,分別有形象的稱謂:“東山吐月”“南岡揭斗”“遠障蟠龍”“大塘涵壁”“層嶺覆帽”“石嶺聞鐘”“松林巢鶴”“臨田伏龜”。因此,黃村呈現的是一幅自然與人文和諧相融的美妙畫面。 

黃村人有足夠的智慧,構建一處世外桃源般的家園;黃村人更有情懷,要營造出類拔萃的教育樂土。1910年(清宣統二年),黃村中憲第傳人黃厚基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要建一所有別于私塾的新式學堂,為方便黃村的孩子就學,校址就設在上下黃村之間的關帝廟,黃家宗祠每年撥100擔稻米作為學校經費,確保學校正常運轉。其時,延續千年的科舉制剛剛退出歷史舞臺,黃厚基鐘情教育的眼光讓人嘆服,黃村人開風氣之先的氣魄更讓人折服。而黃厚基的這一決策,和他六個兒子中的長子黃開祥不無關系。黃開祥,字滌源,是一個懷揣教育救國信念的徽州讀書人,年輕時在南京求學、工作,期間參加了孫中山的同盟會,后來又輾轉安慶闖蕩一番,目睹國家積弱積貧的現狀,毅然選擇回鄉創辦新學,踐行教育救國的夙愿。事實上,他是黃氏小學乃至徽州新式教育的開拓者,除1910年和父親在黃村創辦黃氏小學外,還四處奔波,籌建休寧中學、隆阜女中、雙溪小學等。今年初夏,筆者去黃村訪問,黃開祥的后人拿出中憲第家族的嫡傳譜系,上面額外寫了一句話,那個時期的黃開祥每周“三天去籌辦休寧中學,三天去籌辦隆阜女中”。

正當黃開祥在家鄉雄心勃勃,大展拳腳之時,他的好友,著名的社會活動家、教育家黃炎培在江蘇南京正經歷人生的一段灰暗時光。辛亥革命雖然結束了封建帝制,但黃炎培苦心追求的民主共和還未落地生根,雖然位居省教育司司長,但他一系列推廣新學的舉措卻處處被掣肘,而這一年的二月,袁世凱居然派軍閥張勛來當江蘇都督,來了就大擺筵席,以為其母做壽的由頭,大肆請客收禮,教育司內不少人也紛紛送禮祝賀,并邀請黃炎培一同前去,黃炎培看著周遭這些諂媚的嘴臉,心中不禁悲憤。這一次,被袁世凱評價為“與官不做,遇事生風”的江南才子再一次“遇事生風”,他堅決地辭去江蘇省教育司司長一職,并慨然道:“恥與附膻之徒為伍”,旋即離開南京,來到上海,在好友史良才的《申報》當了一名記者。

史良才深知黃炎培的抱負,來報社不久,就交給他一個“美差”:由報社出資,請黃炎培考察中國民情,尤其是中國教育現狀。黃炎培大喜過望,因為他一直覺得,“考察國內教育,是尋找病源所在”。早春二月,晨光明亮,未知的旅程蘊藏著無窮的希望,黃炎培邀同報社記者顧志廉、呂天洲,三人告別上海,乘火車抵達南京,由東往西沿蕪湖、大通、銅陵、安慶,入九江、南昌、饒州、景德鎮,達黃村、屯溪、歙縣、黃山,過嚴州、桐廬、富春、杭州,穿越江蘇、安徽、江西、浙江四省,返回上海。這一趟歷時數月的“尋病源”之旅,為黃炎培等人打開了中國城市和鄉村真實的教育圖景,體驗到底層百姓的紛爭和苦楚,為“尋找救國良方”增添了更深邃的思考。一路走來,黃炎培目睹的不單單是落后和愁苦的境況,也有讓他倍感振奮的新教育案例。只是他沒想到,這樣的感動發生在黃村這個小小的村落。

據《黃炎培教育考察日記》我們可以知道,黃炎培一行離開婺源,是從“吳楚分源”的浙嶺進入休寧的,在樟前村住過一晚后,4月28日,從溪口動身,“行七里至石田,八里至小當,十五里至汪金橋,十里至黃村。”一路行來,地貌逐漸平曠,尤其到了黃村,見到故人,看到這里秀美的風光和高大巍峨的祠堂、民居,不由得心情大悅。

黃炎培和黃開祥有著特殊的淵源,兩人同是同盟會的成員,都有教育報國的雄心。之前,黃炎培任江蘇教育司司長時,曾致信黃開祥,邀請他到江蘇教育司任職,黃開祥婉拒,表示要在家鄉創辦中國的新式鄉村教育,以教育救國,并請黃炎培有機會到黃村考察。

當黃炎培站在黃氏小學高懸的校訓“勤謹”匾額之下,看著教室里認真讀書的學生,心里不禁感慨,他對黃開祥說,真想不到,這山里頭居然有這樣好的學校。黃開祥向他介紹,黃氏小學實施孫中山先生倡導的“村民教育”,所招學生不問貧富,實行男女同校,注重培養孩子們的動手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學校配有手工制作和實踐勞動的場地,并在此基礎上,強化道德教育和傳統文化熏陶。黃炎培在當天的日記里記錄下自己的考察和評價:“學生四十人,男女皆收。高小一年為一室,初小一年至四年合為一室。規定值日生職務,設學生會。如此良好之教員與小學,不圖于深山窎僻處得之。”

參觀考察之后,黃炎培握住黃開祥的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贊揚黃氏小學“如此好之學校少見矣!”黃開祥向先生索要墨寶留念,黃炎培稍一思索說,這樣吧,我送一副楹聯給你。在黃氏小學朗朗的書聲里,黃炎培飽蘸墨汁,提筆寫下“知君所學隨年進,許我重游到皖南。”在這副楹聯中,黃炎培寫下了對好友的褒獎,也期許著下一次的重逢。但讓人遺憾的是,此后,黃炎培再也沒能來過黃村。

歲月悠悠,一百年后,黃炎培的兒子,全國政協委員、著名經濟學家黃方毅先生來了,他和夫人一道走進黃村小學(原黃氏小學),迎面就是那副楹聯。讀著“知君所學隨年進,許我重游到皖南”,黃方毅先生口中喃喃說道:“父愿子還,100年后的今天,我替我父親完成了心愿。”

上一篇:王師傅的40年
下一篇:胸藏萬壑一枝筆,眼入千祥四尺宣
篮球裁判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