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聯系電話:0559-7512861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休寧文苑 >> 瀏覽文章
才子贈書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伍勁標  日期:2019年06月06日  閱讀:

最近,休寧文壇兩大才子先后贈書給我:一是黃永強贈我《書香一脈狀元城》,一是汪遠定贈我《山水之遇》。

休寧弄文學的不少,出書的也不少,與此相匹配的,當然是才子也不少。

我對才子的詮釋,有我個人的標準——出書是必須的,比如我自己寫的文字不算少,書卻沒有出過一本。所以,別人稱呼我才子的時候,我知道我不是,充其量就是休寧這片土地上的一粒菜籽。

除了出書,我以為才子的年齡要合適,太小算神童,偏老一些只能叫先生,比如休寧的鐘海軍老師、張啟立老師、汪士奇老師、陳吉祥老師,著作頗豐,但只能尊稱為先生,而不能稱呼才子——“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古往今來,哪有白發飄飄的才子呢。

江南四大才子,成名時都是盛年,這個年齡段,叫才子,最貼切不過了。永強和遠定都是盛年,又都出過書,所以,稱呼他們為才子,也是實至名歸的。

才子應該還有別的標準,比如,你得玉樹臨風,至少要一米七以上。古代才子都喜歡把玩一把折扇,沒點個子襯托,把玩起扇子來,有點滑稽且不倫不類。永強和遠定,都有一米七以上,遠定還瘦,才子應該也是瘦的。永強前些年很瘦,近年來有點微胖了,但才子的本質還在,堪堪還能算發福才子的。休寧作協主席紅興老師,身高不到一米七,而且還胖,衣著打扮如鄉村學校的看門大叔,雖然出過很多書,寫過很多文章,但按照我的觀點,他也不能算才子。

才子還要有一雙迷人的眼睛,像永強吧,濃眉,兩眼發光,還深邃,不笑的時候,眼睛里似乎藏著什么,笑起來的時候,那眼神有點小壞,略帶狡黠。加上他那磁性的聲音,是很吸引人的,特別是吸引弄文學的女子。所謂才子佳人,古代的才子被青睞的也是頗具文采的女子。我就見過有女子看永強的眼睛時,那種呆滯到有點期期艾艾的癡迷。

遠定的眼睛,有些憂郁,加上消瘦單薄的身子骨,有一種憂傷的美。這也是才子形象,古龍筆下的才子都是這種傷感之美的,像李尋歡,像楚留香,像玉郎江楓,都是這個范。遠定說話聲音小,永遠給人一種謙遜的低調。“強極則辱,情深不壽,謙謙君子,溫潤如玉”,認識遠定之后,一直想給他改個名字,覺得叫他宋玉就挺好。

《書香一脈狀元城》,我拿到手后就通讀了一遍。其中有些文字,以前讀過,再讀,又有新的感受。永強功底深厚,這已經化入他文字的內里,對曲藝亦有研究,編過劇本,這也心得于他表達的氣息里。他的文字,形成了自己的格調和表現方式,不跳蕩,樸素的樣子,原初的樣子,大多都短小,其中的格局和氣量卻不小。

這是我的感受,不算點評,對永強文字點評最好的是青衣,那個同樣眼睛里藏著一片海的人,她為《書香一脈狀元城》寫的評論,風頭甚至蓋過了永強的原著,這也是要功底的。換句話說,永強功德無量,真正的才子文章,是可以造就一個人的。

《山水之遇》是遠定最新的集子,里頭有不少散文詩。讀遠定的散文詩,覺得他是自然之子,又有浪漫的情結,古風和現代的觀念能夠交融,打通,沒有生澀感,節制中又包容,很難,很容易走偏,遠定完成恰好,他具備這個能力和水平。他選擇的物象,似乎不事雕琢,卻用心良苦,多為自然生長,盡可天然生成,包含的意思,都是遠定自己的。

我以前不怎么喜歡散文詩,覺得那是無病呻吟派系。不過,遠定的《山水之遇》不一樣,里面提到了我,是在其中的《臨溪東行記》里:“一位校長,如此親切,筆端流瀉的是臨溪的水,滔滔不絕。江畔,唐宋在他那里靜靜地成長。他的詩論精妙,他的文學充溢清流。”

第一次讀這段,以為不是寫我,畢竟臨溪東行這一大片,被稱作校長的有十幾個。后來,對號入座,勉勉強強還是多少有我那么一點點影子。乖乖鈴鐺,這種溢美之詞,要是放在二十年前,我一定會渾身雞皮疙瘩,說不定還會和他斷交,可是,如今年紀大了,聽了這種不切實際的贊美,卻是非常的受用。喜歡聽甜言蜜語,每個人的骨子里都是一樣一樣的。

美中不足的是,永強和遠定,有個致命的弱點:不擅飲酒。不擅飲酒的才子,畢竟是不完美的,好像休寧文壇的才子們都不擅飲酒,酒場上能夠稍微濫竽充數的,也就我和紅興、還有金毅等區區。可惜,紅興老“土”,金毅又帶點“匪”氣,我則是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哪一粒菜籽都算不上,就一粒深秋的野草籽了!

上一篇:難忘的休寧1949
下一篇:親人來了有好酒
篮球裁判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