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媒體看休寧 >> 瀏覽文章
合肥晚報:白際——我省海拔最高的鄉鎮
來源:《合肥晚報》A16版  作者:程堂義  日期:2019年11月05日  閱讀:
這里,被稱為“江南最后的墨脫”;這里,是“藍天與白云交際”的地方;這里,是安徽省海拔最高的鄉鎮……這里,就是休寧縣的白際鄉。

合肥晚報:白際——我省海拔最高的鄉鎮

○白際的高山梯田

這里,被稱為“江南最后的墨脫”;這里,是“藍天與白云交際”的地方;這里,是安徽省海拔最高的鄉鎮……這里,就是休寧縣的白際鄉。徽開古道、稀世水口林以及多個原生態古村落,讓這里充滿了厚重和神秘。

悠久傳說罩上神秘“面紗”

從黃山休寧縣城向東南方向,驅車經過近兩小時的盤山公路,就來到了平均海拔800多米、最高海拔近1300米的白際鄉。“白際這個名字,蘊蓄著神奇浪漫的色彩——藍天與白云交際的地方。應該說這是對白際所處海拔位置、人居環境的生動描述,更是對這一江南最后秘境的最好詮釋。”當地人告訴我們,白際這個地方有著很多悠久美好的傳說,其中最多最廣的還是與朱元璋有關。因一代帝師朱升是休寧人,曾獻“九字策”輔佐朱元璋打下了明代江山,因此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在徽州一帶傳說很多。相傳,明太祖朱元璋曾帶兵由浙江進入徽州,徽人在徽開古道最高處(即今天白際鄉的白際嶺)迎接,但苦苦等了數日,卻沒有等到朱元璋的到來,于是將此嶺取名叫“白接”,以示白白地在此等候了好多天,卻沒有接到朱元璋。人們口口相傳到后來,由于當地口音“接”與“際”相近,就被人寫成了“白際嶺”。這附近相鄰相望的幾個村子組在一起,就被合稱叫做白際了。

當然,這只是流傳在當地的傳說。其實,據史書記載,朱元璋的部隊是從績溪進入徽州的。元代至正十七年(1357年)7月,朱元璋率軍攻下寧國路(今宣城)后,遣元帥胡大海由績溪進軍徽州路(今歙縣)。元代守將元帥巴斯爾布哈及建德路(今浙江省建德縣一帶)萬戶吳納等據城抵御,被胡大海軍隊擊敗。胡軍占領徽州后,乘勝追至白際嶺又敗元軍,致吳納自殺。胡軍相繼占領所屬各縣后,進攻江西婺源時,元代江浙參政楊鄂勒哲率兵10萬又反攻徽州,胡大海急忙回師救援,在徽州城下大敗元軍,楊鄂勒哲被迫退走。

而且,宋朝詩人汪若楫在其詩作《白際嶺下即目》中就表明,白際嶺早在宋代之前就有此名了。因此,白際、白際嶺到底名自何朝何年,也還是一個謎。不過,這一傳說,寄寓了徽人對朱元璋的敬重,給秀美的白際鄉更罩上了神秘的“面紗”。

合肥晚報:白際——我省海拔最高的鄉鎮

○水口林中的千年紅豆杉

“稀世珍寶”水口林

水口林是古徽州一道絕妙的風景。它防風固土、聚財興丁、裝扮村景,具有濃厚的人文色彩。一般都設在村腳村口處,或依附自然林,更多的是栽植名貴樹木,稍大的山村水口還建有樓宇、書院、寶塔、廟宇、橋亭、石道等設施,天然的山川形勝與人工杰作融為有機的整體,構成一處處獨特的水口園林。而在白際,其千年水口林更是罕見的稀世珍寶。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白際的水口林不同于其他地方,因其山村散、小,高居大山深處或山坡之上,所以據相關專家介紹,白際的水口林具有四大特點。

一是歷史悠久,白際鄉所在地的江灣、新屋、店村,項山村的嚴池、項山等村水口林,據專家鑒定都有上千年的歷史,新屋水口林至少有1500年以上的歷史。二是林木珍奇,各村水口大都有名貴樹種,據統計,全鄉水口林中有國家一級保護樹種紅豆杉近40株,珍稀古樹70多株。我們在嚴池水口林內就看到了一株被認定為華東最大的紅豆杉;在新屋水口林內,看到有一株樹圍4.5米粗的柳杉,樹齡超1500年,是皖南最大的柳杉;最奇怪的是新屋水口林內的一株泡桐,本是灌木類植物,但經過幾百年的生長,已長成喬木狀。三是規模較小,和徽州的大部分水口林相比,白際鄉各自然村的水口林范圍都比較小,而且以楓樹、苦櫧見多。四是因白際居于高山坡上,水口林一般并非位于水口處,大多處在村莊出口,形成了“林非水口”的景象,在其境內的嚴池村,就因先后定居于此的吳、汪兩家隔閡,故各建水口林,形成一村兩處水口林奇觀。“水口者,一方眾水所總出處也。”水口,是古徽州村落建設中的一項重要設施,同祠堂、廟宇一樣不可缺少,是村落結構的一個主要構成要素。而白際水口林自成特色,可以說是白際原生態的一個標志性符號。

合肥晚報:白際——我省海拔最高的鄉鎮

○跨越白際的徽開古道

滄桑之變千年古道

徽開古道是徽州通往浙江開化的一條古道,全程30余公里。徽州一側的起點是休寧縣榆村鄉的嶺腳村,在穿越白際鄉之后,經浙江省淳安縣中洲鎮,然后一直延伸到開化縣。宋代詩人汪若楫曾作詩《白際嶺下即目》:“白際摩天秀,秋光滿蓼汀。山呈金字面,田畫井文形。夜出螢相照,理闌雞可聽。杉松柯不改,點染四時青。”從汪若楫的這首詩及現存遺跡來看,徽開古道不僅具有千年之古,而且具有四時之秀和滄桑之變。

位于白際鄉的白際山脈雄偉大美,徽開古道古樸悠長。沒有白際山脈的南北縱貫,就沒有徽開古道的東西橫穿,這是大自然的造化與白際人民的神功留下的兩大杰作。

“這條路宋朝就有了,但那時是條泥路,不好走。到了明朝,我們這里有位叫汪致洛的徽商,出資修建成了石板路。”當地村民告訴我們。沿著徽開古道前行,我們看到古道基本上用石板鋪成,寬度在1米到1.5米之間,至今依然保存較好。從嶺腳村開始攀爬這條古道,首先見到的是一片片的菜園、茶園、竹園。越往上走,古道逐漸變得崎嶇陡峭。由于歲月久遠,有的路段已經是荒草叢生,荊棘遍地。走到后來,這條古道完全隱沒于高山密林之中,遠遠望去,只見密林不見路。

在如今已經沉寂荒涼的古道上行走,跟古道有關的歷史勾起了我們的好奇之心。的確,據史料記載,穿越白際鄉的徽開古道在物資交流、人員交往、信息傳遞等方面曾經發揮了重要作用。

而且,當地人告訴我們,當時為方便行人歇腳,徽開古道上曾經設置一些茶亭,五里亭就是其中的一個。雖然由于歲月侵襲、年久失修,如今古道上的五里亭已經損毀,留下的只是殘垣斷壁。但站在五里亭的廢墟之上,想像著當年行色匆匆的人們在這歇腳的情形,聽著當地人所說的,“徽開古道以前那時候是沒有這個亭子的,因為后來經商的人多了,就在這里做了一個五里亭。”忽然對那句徽州古語“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歲,往外一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正是有了一批批堅韌不拔的徽州人經過這里闖蕩世界,才成就了后來享譽世界的徽商。

一片紅色土地

除了景色美外,白際還是一片紅色的土地。據相關黨史記載,1939年,當時任新四軍第一支隊副司令員、第五支隊司令員的羅炳輝,在率部開辟皖東抗日根據地期間,就曾率領著三千官兵在白際前往璜尖的大山塢內駐扎過一段時間。當時山頂通路被國民黨兵堵住,為不擾民,羅炳輝的部隊就地披荊斬棘,壘石搭棚,用稻草、茅草蓋頂扎營,對白際人秋毫無犯。至今仍留有指揮所、哨兵所、后勤部、草鞋棚等遺跡。“我就聽過我爺爺講羅炳輝部隊的故事。當年我爺爺才16歲。一次正在耕田時被羅炳輝部隊的人請去做向導。”70多歲的白際鄉村民汪照田告訴我們。

除此之外,在解放戰爭時期,穿越白際鄉的徽開古道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據史料記載,1949年4月底屯溪解放后,我人民解放軍繼續沿徽開古道向南追殲逃敵。5月7日至10日,在浙江開化以北金馬鎮附近的山區,一舉將國民黨安徽省最后一任省政府主席張義純、省保安副司令兼皖南師管區司令阮云溪、皖南師管區副司令李秉鈞等捕獲,同時俘虜國民黨安徽省保安部隊5000余人。而這一戰的重要意義,就在于標志著國民黨在安徽統治的最后覆滅。

雖然現在隨著黃塔桃高速以及白際公路等陸路交通的建成通車,通往開化方向已無需再翻山越嶺徒步徽開古道,這條古道的作用也就日趨減弱。但是作為一個歷史遺存,這條古道逐漸成為了一條踏尋徽浙商人經商足跡,體驗古時交通之難的經典線路。不少人在這里體驗古道的原始古樸,感悟古道的歷史滄桑。

 

 

 

上一篇:黃山日報:黃山高質量發展的綠色密碼
下一篇:沒有了
篮球裁判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