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寧信息新聞網 >> 民俗特產 >> 瀏覽文章
徽 州 馬 頭 墻
來源:黃山廣播電視報  作者:佚名  日期:2019年08月30日  閱讀:

遙望到高高的馬頭墻,你就走近了徽州;

遙想起暖暖的馬頭墻,你就慰籍了鄉愁;

傾聽著樁樁馬頭墻的物語軼事,

你就醉入了徽州馬頭墻的春秋

——徽州馬頭墻物語

徽 州 馬 頭 墻

地處安徽省最南端的這片包括古徽州府與歙縣、黟縣、休寧縣、祁門縣、績溪縣、婺源縣等“一府六縣”在內的古徽州,堪稱一片神奇的土地。神奇在她的徽商曾經“雄踞半壁江山”,神奇在她的徽商文化成為了博大精深的徽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神奇在她的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成為了我國第一個跨省區的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當然也神奇在她的徽州古民居的“青磚、小瓦、馬頭墻,回廊、掛落、花格窗”的獨特造型與風格。而在此諸多元素之中,則又以其中的“徽州馬頭墻”最為重要、最為“地標”、最為“圖騰”、最為“徽州”。

徽州馬頭墻,又稱風火墻、封火墻、防火墻、五山屏墻、五岳朝天等,是特指徽州古建筑高于兩邊山墻屋面的墻垣,也就是山墻的墻頂部分,這種山墻循屋頂坡度迭落呈水平階梯形高低錯落,因其翹檐形狀酷似昂首馬頭而得名“馬頭墻”。

徽 州 馬 頭 墻

徽 州 馬 頭 墻

徽派古建筑的墻體之所以采取“徽州馬頭墻”這種形式,主要是因為在聚族而居的村落中,民居建筑密度較大,不利于防火的矛盾比較突出,火災發生時,火勢容易順房蔓延。倘若在居宅的兩山墻頂部,砌筑有高出屋面的馬頭墻的話,則可以應村落房屋密集防火、防風之需,在相鄰民居發生火災的情況下,由于有此高高馬頭墻的阻隔而起到隔斷火源的作用。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種特殊風格了。

徽州馬頭墻的形制多種多樣,馬頭墻略微比屋脊高0.5—0.9米,使得兩邊整個山墻墻體的高度達6—7米,階數一般為三階,其退階尺寸,隨山墻大小及出檐大小由單體設計靈活確定。徽州馬頭墻明朗而雅素,上覆以小青瓦,并在每只垛頭頂端,安裝博風板(金花板),高低錯落,隨屋面坡度層層迭落,其上安裝各種“馬頭”(“座頭”),其馬頭的樣式主要有:“鵲尾式”、“印斗式”、 “金印式”和“朝笏式”。“鵲尾式”馬頭,即雕鑿一似喜鵲尾巴的磚雕藝術品做為馬頭,墻頭覆以青瓦與兩坡墻檐,寓意喜鵲報喜、喜訊頻傳;“印斗式”、“金印式”和“朝笏式”馬頭,都是將徽州磚雕制作成四四方方的官印模樣或者是古代君臣朝會時所執的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的狹長手板(朝笏)的模樣,安放在墻體前沿處用作馬頭,既祝福徽商后方基地家中平安、穩如泰山,又祝福子子孫孫們讀書做官、官運亨通。

一般的傳統馬頭墻的做法有兩種:一為刷灰青色涂料,畫假面磚,施彩畫,彈老仔墨線,山墻帶有博風板;二為青細磚貼面剁頭,彈老仔墨線。

徽州古民居因為有了馬頭墻的設計,使得其高大、封閉的墻體顯得錯落有致,其靜止、呆板的墻體,凸顯出動態美感。倘若從高處俯瞰,聚族而居的村落中,家家戶戶的高低起伏的馬頭墻群,給人視覺產生一種“萬馬奔騰”的動感,也隱喻著整個宗族生氣勃勃、興旺發達。

徽 州 馬 頭 墻

徽州馬頭墻的由來

徽州馬頭墻的創始人與發明者是何歆,發明時間是明弘治年間,距今已經五百多年了,這是千真萬確、有案可稽的。《徽州府志》《中國消防通史》等典籍上,就有關于他的紹介辭條:“何歆(1461—1509),字子敬,別號榕溪先生,廣東惠州博羅人,明代弘治十六年(1503),出任徽州知府,徽州馬頭墻的創始人與發明者。”

那么,徽州知府何歆當年為什么要創始、發明這徽州馬頭墻呢?他又是如何創始、發明這徽州馬頭墻的呢?

何歆從監察御史的任上,于弘治十六年(1503)被提升出任徽州知府,從此與徽州結下了長達五年的不解之緣。

何歆當年之所以要創始、發明這徽州馬頭墻,完全是被逼上發明之路的,那逼迫他的,就是他所任知府的古徽州府各地的火災頻發而且過火區域蔓延巨大而無法撲滅的火災老大難問題。他的前任知府,甚至于萬般無奈地按照風水先生“徽州府衙大門改向”的卜算行事,結果依舊失望,火災依然頻發而難救。何歆到任后,針對這一“民生問題”,潛心做了一番調研,發現這些致災原因,其實都與其它地方是一樣的,為什么獨獨這徽州的火災,卻一燒就蔓延一片、沒完沒了呢?

當徽州府老街又一次火災發生的時候,何歆在“第一時間”就趕到了火災現場指揮滅火。大火被撲滅過后,何歆仍舊站在那里觀察探究。猛然間,他發現了一個現象:相連著建在一起的房屋,一律被燒得精光;但凡是有墻壁相隔著的,則截然不同——墻壁可以起到阻隔火勢的作用,火也“翻越”不了墻壁。何歆恍然大悟:問題就出在這徽州古民居的房屋結構上。難怪千百戶人家頃刻之間能燒得精光,原來是這磚木結構的徽州古民居“相連”在一起而中間沒有墻體阻隔的緣故。

第二天,何歆召開火災原因分析會議,指出:“吾觀燔空之勢,未有能越墻為患者。降災在天,防患在人。治墻,其上策也”。提出治理徽州火災的上策,在于建造防火墻并頒文推行封火墻,強令規定:“五家為伍,甓以高垣”,即每五戶居民為一個單元,用磚石砌成高墻。每到第五戶居民家,必須將自家的墻基向內縮6寸,讓出“公共”的1.2尺,在這個1.2尺寬的“公共地基”上砌墻,一直砌上去,高出屋面,即成為防火墻;五家之間的那幾戶,不存在“讓出”地基,但必須出資買磚石,或者出勞力。違反規定的,抓起來坐班房。據文獻記載,僅僅一個月內,徽州城鄉共筑起了數千道防火墻。當一場火災再起,老百姓發現“災不越五家而止”時,終于明白了知府大人的苦衷。“此后六七十年無火災,災轍易滅。墻,巋然不動”。從此,徽州馬頭墻,便一直在古徽州盛行,從“五戶一保”發展到“一戶一保”,家家戶戶都有馬頭墻,且越做越美,直到今天。

徽 州 馬 頭 墻

徽州馬頭墻的“墻語”

倘若說“花有花語”,那么,徽州馬頭墻亦有專屬于它的“墻語”。 徽州馬頭墻的“墻語”主要有:高瞻遠矚、永不低頭、黑白分明、連升三級——

高瞻遠矚。在此“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歲,往外一丟”的徽商發源地的古徽州,男子十三四歲便背井離鄉踏上商路,老家的馬頭墻,則是家人們望遠、盼歸的物化象征。因此,高高的馬頭墻,處于全房屋的最高處,登高好望遠;馬頭高揚,高瞻遠矚永向前,日日夜夜眺望著遠方——眺望著遠方的代代徽商游子,眺望著徽商商旅之上的徽駱駝們的跋涉與奮斗。

永不低頭。倘若說,徽州馬頭墻的馬頭高昂,對于家人來說是一種望遠、盼歸的話,那么對于出門在外、跋涉商旅的游子來說,更多的墻語則在于一種警示與鞭策——無論什么時候,無論多么艱難,都要牢牢記住:永不低頭,就像老家那永不低頭的馬頭墻那樣!堂堂正正做生意,不卑不坑做好人。

黑白分明。看到這種粉墻黛瓦、錯落有致、黑白輝映、高瞻遠矚的馬頭墻,使人得到一種明朗素雅和層次分明的韻律美的享受,獲得一種黑白分明、清清白白的人生啟迪。

連升三級。徽州馬頭墻的階數,一般都為三階,寓意為:階階遞進,步步高升。由此馬頭墻墻語的激勵與祝福,在此信奉“第一等好事只是讀書”的古徽州,自古尊師重教、文曲顯威,徽商之子,題名金榜,這就難怪一縣出了十九位狀元的“中國第一狀元縣”就出在徽州。

這些徽州馬頭墻的“墻語”可以說是屬于徽州人的“州訓”、“徽風”,其普世價值,彌足珍貴。

上一篇:徽 州 門 罩
下一篇:沒有了
篮球裁判手势